100多家紡織企業被騙,涉及金額高達8000餘萬,警方曝光騙子4大騙術!

2019年02月24日 紡織百科 55 views

合同詐騙罪是近年來多發的經濟犯罪之一,近年來,柯橋法院共受理合同詐騙案件20件,涉案金額達1.7億餘元。其中涉及詐騙布匹的案件共計12件,占受理案件總數的六成。紡織行業成為合同詐騙的重災區,這與柯橋地區的紡織業發達,市場較為活躍有關。

且在交易過程中,當事人往往僅達成口頭合同,不法分子采用預付部分貨款或者定金的方式即可從布匹生產廠家提貨,約定30天後對賬付款。

但不法分子從賣家騙得布匹後並非用於生產經營,而是低價銷售,在付款期限屆滿時采用更換手機號碼,變更居住地點等方式逃匿,不支付剩餘貨款。

近兩年來,柯橋受害紡企高達100餘家,涉及金額8000餘萬!

警方介紹,近兩年來,柯橋區漓渚、蘭亭兩地不少小型紡織企業也遭遇類似的合同詐騙。

詐騙方自稱是柯橋本地外貿企業,每天要出口10多個貨櫃,資金雄厚。一開始,他們向這些紡織企業訂購10萬、20萬元的白坯布,每次都貨到付款。隨著雙方合作密切,交易金額逐漸增大至100萬元以上,在紡織企業發完一次大額貨品後,對方便突然消失。

事實上,對方所謂的外貿企業是一家空殼公司,通過“空手套白狼”的方式,從本地紡織企業騙得白坯布,之後再以6折左右的價格賣給其他客戶牟利。

截至目前,柯橋區公安分局經偵大隊共搗毀3個這樣的詐騙團夥,抓獲犯罪嫌疑人15人,受害的紡織企業100餘家,涉及詐騙金額8000餘萬元。

那麽,紡織行業中的合同詐騙具體有哪些手段?原因何在?其給紡織行業經營人員留下哪些警示作用?

紡織業交易「潛規則」 ,助推合同詐騙案升溫。據介紹,在這些合同詐騙案中,受騙的大多數是中小企業或個體工商戶,他們自身法律保護意識淡薄,容易上當受騙。這主要體現在:

一些從業者對合同法缺乏足夠的理解和掌握,一份完整的合同不但要有購銷雙方約定的商品貨物規格,還要有交貨的地點約定、質量檢驗約定,同時特別要注意法律的屬地管轄要求。

但現狀是,有些從業者甚至不與對方簽訂買賣合同,更別說合同的規範性問題。還有就是一些企業內部管理機製不完善,或者鬆散,讓公司業務員有空子可鑽,從而與詐騙分子裏應外合進行詐騙。

當然,紡織行業中合同詐騙增多,也存在一些客觀原因。首先,該行業競爭激烈,同質化現象嚴重,一些從業主為了達成交易,出現急功近利、急於求成的心態,對騙子的身份不認真識別,盲目進行交易,從而釀下苦果。

其次是紡織行業交易方式已經成為習慣,似乎成為一種交易“潛規則”,一般買方可以不支付任何費用,就能購買到貨物,也即“打白條”做生意;即使支付貨款,所占總貨款比例偏低,一般在10%~30%左右,從而給騙子“倒差價”提供了足夠的空間。

紡織業中的合同詐騙手段,柯橋警方總結出主要有以下四種類型:

1、借雞生蛋

案例:經濟能力一般的莫某,虛構了名為“山東濟南某布業有限公司”,並自稱該公司董事長。不久後,他與紹興市某紡織印花有限公司老板梁某口頭約定,以1.2元/米的價格購買梁某所生產的印花紙,並約定一手交錢,一手交貨。

梁某看到莫某的名片後,便同意與其建立業務關係。可貨物發出後,莫某一直以“生意做大,資金不夠”為由,始終不提支付貨款的事。一年之後,莫某仍未支付貨款。梁某隻能報警,才得知莫某的這家公司完全是子虛烏有。

其實,莫某還采取同樣的手段,騙取另外兩家紡織公司的貨物,價值18萬元。由於莫某的公司屬虛構,這也給公安破案帶來一定的難度。

點評:騙子名片上的公司純粹虛構,無工商營業執照、無注冊租金、無生產設備,但一般會租賃一間寫字樓(或公寓套房)裝裝門麵。當然,也有些騙子連自己的身份信息也是虛構的。他們從受害單位騙來貨物後,大多及時轉手賣掉,待騙得幾筆之後,最終逃之夭夭。

2、虛張聲勢

案例:裘某曾是紹興某紡織服飾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但該公司規模很小,業務難以開展。後來,為了拓展業務,裘某對外宣稱公司業務量很大,每月要進好幾十萬棉布,而且是要長期合作,並以支付部分貨款為幌子,與多家紡織生產企業建立起業務往來。

而這些紡織生產企業,看到裘某有廠房、營業執照,於是信以為真,紛紛將自己的坯布賣給裘某。在兩個月的時間裏,他先後采購了446萬元各類坯布,後轉售給他人,所得貨款部分支付給受害單位,但大部分供自己揮霍一空。

點評:公司很正規,不僅在工商部門登記,且會租賃廠房、添置機器設備,有的甚至招聘幾名工人在車間生產,這樣容易讓人產生信任感。表麵看看很正規,但背地裏,他們為了進一步騙取對方信任,還有的虛假誇大宣傳自己的經濟實力,以偽造、變造、作廢的票據或者其他虛假的產權證明,虛假的土地使用證、房屋所有權證等作擔保,從而釣到更大的魚。

3、舍小取大

案例:2004年,陳某和他人合夥成立無錫市某紡織品有限公司,但該公司由陳某實際經營。2008年,陳某從香港地區一家企業獲得出口訂單權。自此,陳某開始與紹興一些企業做生意,但起初都是小單子,貨物量不大。

時間長了,陳某與一些紡織企業的交往越來越深。後來,陳某一次性從某紡織廠購買了700萬元的搖粒絨,並借來50萬元用來支付定金。陳某提走貨物後,發往相應單位加工,且陸續收到了加工費,但她仍不按合同要求支付紹興這家紡織廠的貨款。

雖然多番催討,陳某以各種理由搪塞,到後來,陳某關閉通訊工具、搬走公司、遣散公司員工後躲藏隱匿,最終造成紹興這家公司220餘萬元的損失。

點評:這一招數,其實就是常說的“舍小取大”。騙子本沒有實際履行能力,其往往先履行小額合同或者部分履行合同,使對方當事人相信其履約能力和誠意,進而與之簽訂標的額更大的合同,待詐騙到大量財物後即銷聲匿跡。

4、裏應外合

案例:2009年,陳某注冊成立了紹興縣某紡織品有限公司,注冊資本為人民幣50萬元,雖然有了公司,但陳某的業務開展甚少。

不久之後,陳某認識了紹興某進出口貿易有限公司業務員汪某,兩人臭味相投,由汪某將自己所在公司的布匹銷售給陳某的公司,並尋找下家將這些布匹賣掉,但貨款一直不肯支付給公司。最後,兩人共騙取價值205萬餘元的貨物。

點評:所謂“家賊”難防,一些紡織企業因公司內部管理機製不完善,給一些員工動歪腦筋提供了機會。而這種裏應外合的手段,也讓公司難以招架。因此,對於紡織企業自身來說,對於員工管理不能過於放任,應建立層層把關製。

建議:“不欠賬不做生意”,在紡織行業中,有這麽一種說法,大概是“你要是想一手交貨,一手立即付清全部貨款,那你可能就永遠不會有生意上門”。

正是這樣的商業心態被犯罪分子所利用,做起了名為生意實為詐騙的勾當。但更讓人難以置信的是,不僅僅是新入行者,一些從業已久的人士,也時不時被騙。在他們看來,生意想做大,就要有點冒險精神,因此拖欠貨款的現象成為常態。

企業應加強風險防範管理,不法分子詐騙的對象往往是管理能力較薄弱、防範意識不高的企業,被害單位的合同管理人員的法律意識不強,對合同的審核不到位,甚至並不簽訂書麵合同,這讓犯罪分子有了可趁之機。

因此,對於不熟悉的交易對象,企業可以充分運用擔保手段,采用保證、抵押、質押、留置、定金等擔保方法,較大程度地降低合同的風險,同時定期對業務人員進行培訓,增強防範意識。

對於初次交易的對象,要審查簽訂合同的主體是否合法,通過工商登記查詢或同行業人員的谘詢,了解合同主體的情況,不能急於做成生意而疏於防範,防止不法分子利用虛假身份和單位行騙。

而且要特別注意交易過程中的反常現象,對於幾次交易後突然增加交易量、交付款項時間拖延、頻繁變更聯係方式等等,就需要引起特別的注意。

騙子一直是紡織行業裏的一個老問題。而且隨著時間推移,騙子行騙的手段也層出不窮,讓人防不勝防。

最後,小編真誠提醒,如今的生意本就難做,紡織人遇到類似事件的時候,一定要多長個心眼!

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phones